ca888亚洲城唯一官网

所在位置: 首页 > 《鞍山教育》网络版 > 2018年-2期 > 班主任工作

当个老师挺好的

作者:贲宝翠 栏目:2018年-2期 班主任工作

珍贵的海参

十月的大连,夏日的燥热消退尽了,秋风凉爽适宜,逛街赏景正是好时候。

宾馆大厅,办理好入住手续。转身拿行李,随着人们走向电梯口。“您是贲老师吗?”一只手怯怯地拉住了我的大衣,扭头看去,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的秀气姑娘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我。“是呀,我是。”我狐疑地望着她,“你是……”“我是马歌啊,老师!”“哦,马歌,你是二中八班的?”“对呀对呀,老师,二十年来我最想见的就是您,您当初对我们特别好,柔声细语的,我们都喜欢听您讲课。我常念叨您呢,竟然就见到了,哎呀心心念念真有效啊!太好了!”她张开双臂拥过来,我也就势抱住了她,轻拍着她的后背。缓慢松开,她看着我,眼中盈满泪水,又笑着扑过来,我们又一次抱在一起……第三次,第四次,全然不在意周围诧异的眼神。我的同伴先是看呆了,又看傻了,然后看笑了,原来这是一场师生偶相遇啊!“老师,我现在得走了,我在大连农行工作,马上要跟随省行去瓦房店检查,回来找您啊。”她依依不舍地离开酒店。

“咚咚咚”,晚上九点半了,这丫头,不让过来还是来了,打开门,一股凉风随着飘进来,“老师打扰您休息不?”风尘仆仆的笑脸掩饰不住那份喜悦,还有一份疲惫。“马歌,你刚回来呀,吃晚饭了吗?”“嘻嘻,不饿,我今天干劲十足,马不停蹄地赶回来,就是要再跟您聊一会儿,见到您我太高兴了!您知道吗,我十年来第一次到这个酒店,今天是了解一下省行的人住宿的情况,只停留两分钟时间,竟然就见到您了!”“哈哈,我很少来大连,也是第一次到这个酒店住宿,刚才要不是办手续耽搁一会,早就进房间了。”“哎呀,缘分啊,老师,我特别想您,记得我有一阵子情绪低落,不够努力,您在走廊跟我谈心,把我说哭了。”“啊?我欺负过你吗?我不记得了呀,哈哈哈!”“您那天跟我谈了好久,说您在校门口看到我妈妈了,她工作忙还为我操心特别憔悴,让我体谅妈妈的辛苦,我心里特别愧疚就哭了……后来我就很努力,考上一中了。去年我辞掉了沈阳公务员的工作,跟着丈夫来大连,又考上了农业银行,您看,我现在忙碌充实但是很快乐。”“真好!当初的小丫头好厉害啊,工作随你挑!”“嗯嗯,老师,我还记得您当初对我的期望呢,我会一直做个有上进心的姑娘。哦,我带了一点海产品给您,时间太晚了我就不影响您休息了,真舍不得啊!”又一次拥抱,我的内心也翻腾涌动,捋起她的头发掖到耳后,“丫头,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,你回家时就告诉我啊,我请你吃大餐!”“好嘞!”

送走马歌回到屋里,一眼看见那礼盒上赫然印着“大连海参”,图片上海参黑亮亮的,饱满软糯,肉刺劲挺,我仿佛感受到吃到嘴里那种厚而软糯的感觉,又好比吃过了海参一样,竟然热血涌动困意全无,眼前浮现出当初课堂上的场景“铁如意,指挥倜傥,一坐皆惊呢﹏﹏;金叵罗,颠倒淋漓噫,千杯未醉嗬﹏﹏” 学生们摇头晃脑开心地朗读着,我们一起学着寿镜吾老先生将头仰起,摇着,向后面坳过去,坳过去……

 

当初的模样

“欢迎贲老师加入!”(笑脸)

“欢迎贲老师加入!”(鬼脸)

“好久不见非常想念”(拥抱)

“热烈欢迎贲老师!”

“哈哈照片,照片!”

“老师还是那个样子!”

——“哈哈都还是那个样子,我也感觉回到了二十年前。”

“贲老师,我还记得您的声音呢!”

——“我也记起了以前的你们,看着名字挨个想当初的模样。”

“哈哈远照,近照,自我介绍!”

“你们都很闲啊,我可要累死了!看头像,200变180了”

“瘦了,头发好飘逸啊!记忆中的假小子变成了长发。”

“忙里偷闲,去新疆出差照的。”

“我就不发照片了,脸上多了几条纹络,可发型刚刚剪回读书时的样子。”

“傲娇,‘呆萌的价钱,傲娇的品牌’,一看这个广告我就想起你,想起我们八班。”

“难怪群里这么高流量,来贵宾了,宝翠老师好!”(偷笑)

“你是当年我和杨森的最爱呀!”(嬉笑)

——“我还想掐掐你的脸蛋,大号的刘明瑞好帅啊!”

“现在回想一下,老师你当年绝对的我们班教师队伍中的一股清流啊,拉高了我们教师队伍的颜值啦!”(偷笑)

“贲老师好!绝对的文艺女青年!”

——“又出来一个帅哥,记得当初我批评你吗?”

“哈哈早忘了,我记得你让我们读课文,一字不错才算赢,我读得可起劲儿了,现在还能背下来呢,您听着啊‘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弊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。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,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,盖追先帝之殊遇,欲报之于陛下也……’厉害吧,我常教训儿子向他老爸学习呢,嘿嘿!”

“帅哥,你现在的生活高大上啊,棒棒哒!”

“老师,根仔才是真正的高大上,做互联网金融呢。”

“报告老师,我以前在上海工作,现在墨尔本,我和陈晓璐都在墨尔本。”

“我记得我和根儿要买长个儿的机器,幻想长大个儿,机器太贵,我俩AA买,买完放他家,我俩轮流去做……”

“老师好!还记得我吗?”

——“记得啊,个子高高的,笑起来大方着呢!”

“哈哈哈,感谢老师记得我哈,你是初中我最喜欢的老师。”

“看来大家对贲老师的评价出奇的一致。”

“老师好,同学们好!”

“哈哈,李书记好!”

——“大书法家来了。”

“哇,老师好记性。”

——“当初可羡慕你了,在黑板上写字都心虚呢。”

“还不是您教育得好么!”(鬼脸)

——“哈哈,那时候的你可不是这风格。”

“该叫李老师还是李书记?他是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上次见面时在省办公厅工作呢。”

“别逗了,叫我小名呗,我现在在县城挂职锻炼呢。”

“爱玛,深入基层啊,未来不可限量。期待以后进常委噢!”

“这话我没法接。”(郭德纲表情)

“不用接,加油好好干!我们都好好干,八班各个好样的!”

“亲爱的同学们,亲爱的老师,祝福你们!我们共同拥有过美好的过去,我们也会拥抱更美好的未来!加油!!!”

“开心快乐健康幸福每一天!”

  年轻的老中医

王大姐硬是拽着我出了门。

“跟你说啊,我好不容易排上号的,两天前就约满了。那个中医大夫根本不用问病情,摸摸脉,说的可对了,学校好多老师都服气了,像彭某某,那么挑剔眼高的人,都介绍我去看,这说明问题……他说我‘血虚内热’,就像闷在一个燥热的空屋子里,热气蒸腾,你就算把衣服都脱了也不解决问题啊,根源在于内火太大,烤得身体干热难熬,不出病才怪呢。我呀,佩服他了。”

呵呵,中医,我也看过的,鞍山的、沈阳的、北京的,都不了了之了,还有过一大箱子中药都放坏了。这中医,居然还是“年轻的”,唉,去就去吧。

预约时间到了,推门进入。“贲老师!”轻轻的一声呼唤,我愣了,叫我?没别人啊,他在叫我,那个中医大夫!我呆愣在那里。

“我是王琦呀,您的学生,快请坐下。”

坐下松了一口气:“王琦?”

“嗯,您在一中时的学生。”

“你是四班的?跟张婉晴她们一班?”

“嗯嗯对呀。”

“怎么喜欢上中医了呢?”

“呵呵,我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了,当初很好奇,摸摸脉,小草药就能治大病,感觉太神奇了。后来我大舅得了尿毒症,医生让回家静养,其实就是没法治疗了。我就逼迫自己阅读大量书籍,在大舅身上做实验,配药治疗,维持了三年。大舅走后,我下决心学好中医,就在北京中医国医堂、北京广安门、东直门等多家中医院跟随名医大家学习,诊脉、开方、看病、跟诊,一天最多时接触一百多位病人,能学就学,能偷就偷,嘻嘻,半跟半学,我都学杂了。”“哦,你挺厉害呀,刚才王姐一直说你如何如何厉害呢,我以为再年轻的中医怎么也得50岁吧,哪里想得到是你呀,你才多大呀!”

“我29了,刚结婚,嘿嘿,我自诩为‘年轻的老中医’,从上学时在北京跟诊,九年了。我的治疗方法有两种——‘中药治疗’和‘话疗(聊)’,跟您说,刚回来时不适应,坐诊的时候病人很少,谁来找一个毛头小伙子看病呀?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坐住,看书,研究病例,主动跟人聊天,帮病人分析病情病因,慢慢地人就多起来了,治好了好多人呢,呵呵……跟您讲几个我成功的病例啊……”他的眉梢喜不自禁地翘了起来,当初那淘气的样子一下子浮现在眼前。

“今天见到您太激动了!我想起当初您让我们进行朗读课文比赛,那方法超前呢,我现在还能背下来呢,给您来一段啊……不行,我得稳定一下情绪,给您看病了。”他略低下头来,右手轻轻搭脉,左手翘起微微抖动,视线固定在桌面上,神情一下子凝重起来,一秒、两秒……十几秒过去了,他开口了:“您这个病,有点儿复杂,叫‘寒热错杂症’,也叫‘虚实夹杂症’,上虚下实。‘虚’就是亏,简单理解就是气血不足……如果温补,会加重实性病症;如果倾泻,会加重虚性病症。所以麻烦点在这儿,能否掌握好补或泻的度,这是个考验……”一串串术语娓娓道出,又形象地解释出来。

这还是当初那个眯缝着笑眼、在狭窄的过道间打闹的淘气小子吗?他穿着白大褂,神色严肃,一板一眼地叙说着气血不足肝胃不和无名体乏毒素排出等等等等,我好像在听他讲故事一样,居然很享受这一时刻。是呀,当初的孩子成长起来了,他对我身体状况的分析是那么准确、全面、清晰、透彻。

他端起水杯,喝了一口,笑意盈满面庞:“给老师看病,很有成就感!”

是呀,我也很自豪,这样年轻有才有德的中医居然是我的学生。

半小时很快过去了,我走到门口,回过身,正看见他身后匾额上的几个大字:“传承古老医学,调养根本之源。”我笑了:“看来,我可以健康地度过下半生了!”“那必须的!”他用笃定的眼神告诉我,“我回到家乡来就是要弘扬中医之本,我看病,您放心! ”

此生为师,无憾矣!

 

该文章已被阅读 次。投稿邮箱:anshanjiaoyu@163.com